华夏银行(600015.CN)

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原行长涉嫌严重违纪 内控管理问题何解

时间:20-07-15 12:45    来源:新浪

文:吕笑颜  石丹

7月6日,吉林省纪委监委网站显示,华夏银行(600015)长春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任家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纪委监委驻华夏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吉林省监委监察调查。

目前,官方还未对任家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做进一步说明。

事实上,今年以来,华夏银行连续收到罚单,内控管理问题持续受到市场质疑。最近如6月23日,中国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因贷款管理不审慎,个人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贷后资金管控不严,贷款资金违规转为本行银承保证金,被罚款人民币60万元。

内控管理不足自然会对业绩表现及资产质量有所影响。

此外,《商学院》记者注意到,在二级市场,华夏银行近一年股价表现持续低迷,已跌至近5年低位,目前其股价已经大幅“破净”,目前市净率仅为0.45倍。

针对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任家庚被查、华夏银行频频收监管罚单、业绩及资产质量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华夏银行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长春分行原行长被查,上半年受罚金额超千万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任家庚出生于1965年10月,吉林德惠人,1989年7月参加工作。

2011年2月,任家庚任交通银行吉林省分行党委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2011年开始加入华夏银行长春分行,曾任该分行党委委员、信用风险管理部首席信用风险官、党委书记等职。2016年1月,任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20年6月,任家庚被免去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职务。

据华夏银行官网显示,华夏银行长春分行是华夏银行系统内第32家一级分行,2011年8月正式对外营业。也就是说,任家庚在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创立之初就已加入该行,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2月5日,华夏银行长春分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任家庚。

《商学院》记者梳理发现,在任家庚担任分行行长期间的近两年间,华夏银行长春分行收到多张罚单。

最近如今年4月15日,央行长春中心支行公布信息显示,华夏银行长春分行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存在越权查询个人信用数据库等5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21万元;华夏银行长春分行因违反《金融违法行为处罚办法》被处以5万元罚款;去年3月,该分行因贷款资金回流后转存为保证金用于申请签发银行承兑汇票的违法违规事实,被吉林银保监局处以30万元的罚款。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银行长春中心官网

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华夏银行共收到央行和各地银监分局罚单26张,罚款罚没金额超过1200万元。

今年以来,华夏银行继续频频收到监管罚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华夏银行共收到央行和各地银监分局罚单处罚金额已超过1000万元。

据银保监会官网6月23日信息显示,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因贷款管理不审慎,个人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贷后资金管控不严,贷款资金违规转为本行银承保证金, 被浙江银保监局罚款60万元。这已是该行近一个月内第三次受罚。

6月11日,华夏银行北京分行因同业投资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北京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据银保监会官网5月29日信息显示,5月27日,华夏银行沈阳分行收到3张罚单,因“违法发放个人贷款、浮利分费、发放贷款作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被罚款70万元,两位负责人收到警告。

4月15日,除了前文所述华夏银行长春分行被罚之外,当日,华夏银行吉林分行存在未按规定创建异议处理用户、管理员用户设置不符合安全管理要求以及未按规定制定用户口令制度并定期检查口令控制执行情况三宗违法违规行为。这两家分行被央行长春中心支行合计罚款30万元。

银保监会官网3月31日消息显示,华夏银行青岛平度支行因“流动资金贷款被挪用”被罚款30万元;华夏银行青岛城阳支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信贷资金被挪用”受罚30万元。3月2日消息,华夏银行烟台分行因“授信资金监测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35万元。

更早前,银保监会官网1月23日消息,华夏银行厦门分行员工因“代付易结算业务开展不符合监管规定负管理责任”,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15年;1月17日,华夏银行厦门分行因“利用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虚增存贷款业务规模、代付易结算业务开展不符合监管规定、普惠龙E贷款业务模式不符合监管规定”,被罚款670万元,监管并责令该分行对直接负责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1月3日消息,华夏银行太原分行因“贷前调查不尽职、贷款形态反映不真实”,监管对其罚款60万元,并对该分行原首席信用风险官警告、对分行北城支行原客户经理警告。1月2日消息,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因“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贷后管理不到位,部分信贷资金回流借款人转定期存款”,被罚款合计100万元。

净利润增速垫底,中收业务“原地踏步”

频繁的违规行为也给华夏银行带来巨额的经济损失。

据财报显示,2019年,华夏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47.34亿元,同比增长17.32%;归母净利润219.05亿元,同比增长5.04%。其中,利息净收入占比76.19%,非利息净收入占比23.81%。

不过,与同行相比,华夏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在上市银行处于垫底。2019年,招商银行(15.28%)、光大银行(10.98%)、平安银行(13.6%)、浙商银行(12.48%)4家银行归母净利润增速均呈现双位数增长,远高于华夏银行5.04%的归母净利润增速。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36%、7.87%、8.66%。

事实上,通过梳理历年数据发现,近5年来,华夏银行净利润的增长一直差强人意,从2015年至今,净利润增速始终徘徊在5%左右。其中,2017年甚至一度降至0.72%,净利润的增长几乎停滞。

从营收来源来看,近三年来,华夏银行的营收增长主要得益于净利息收入的增长,而中收规模“原地踏步”,在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7年的27.73%下降至2019年末的21.26%。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19年年报

此外,作为衡量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华夏银行的ROE(净资产收益率)已经连续5年下降。2014年至2019年,华夏银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9.31%、17.18%、15.75%、13.54%、12.67%、10.6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9.24%、17.01%、15.68%、13.48%、12.64%、10.59%。

资料来源:wind资讯

净利润增长明显低于营收增速主要是资产减值损失侵蚀利润。根据2019年年报,2019年,华夏银行共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02.51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为292.59亿元。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19年年报

根据新金融企业财务报表格式要求,2019年,华夏银行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304.05亿元,较上年增加92.88亿元,同比增幅43.98%。其中,信用减值损失302.51亿元,其他资产减值损失1.54亿元。此外,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达292.59亿元。需要注意的是, 2018年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为原金融工具准则“资产减值损失”项目金额。

2017年、2018年,华夏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5.89亿元、211.17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分别为164.18亿元、201.86亿元。

不良率略有下降背后:票据贴现增长487.84%,核销不良规模超前4年总和

频繁受罚也让银行内控管理问题持续受到市场质疑。内控管理不足自然会影响到该行的资产质量。事实上,华夏银行的资产质量一直备受关注,2012-2018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连续6年上升,2019年这一指标有所改善。

据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342.37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4.28亿元;不良贷款率1.83%,比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但在同类股份制上市银行中,不良贷款率仍处在高位,仅次于浦发银行的2.05%。

此外,不良偏离度也有所好转,2019年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86.31%,同比下降 60.81 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按产品类型划分的不良贷款分布情况来看,2019年末,华夏银行公司贷款不良贷款余额263.17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5.76亿元。其中,个人贷款不良贷款余额79.20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8.52亿元。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为2.14%,个贷不良贷款率为1.57%,均较2018年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华夏银行总体的不良贷款率却降了0.02个百分点。

此前,2014年至2018年,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09%、1.52%、1.67%、1.76%、1.85%,连续五年攀升。

资料来源:wind资讯

数据显示,华夏银行2019年的票据贴现余额猛增至1382.49亿元,同比增幅高达487.84%。可以说,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票据贴现的猛增“功不可没”。

北京某银行业风控人士表示:“票据类似于短贷(时间更短),贴现是和日常经营有关的,受宏观经济的影响比较大,波动性较大。”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19年年报

实际上,为进一步化解不良率连续走高的压力,华夏银行2019年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前所未有。

数据显示,2019年华夏银行核销不良规模达到357.85亿元,相比2018年110.19亿元的核销金额,增加了247.66亿元,同比大幅上升224.76%。而2015-2018年,该行核销金额分别为52.01亿元、78.02亿元、96.72亿元和110.19亿元,合计336.94亿元。数据表明,华夏银行2019年不良贷款核销比之前4年总和还多。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19年年报

虽然不良率和不良偏离度均有所好转,但华夏银行的资产质量仍面临压力。

财报显示,该行自2019年起采用新金融工具准则,以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为基础计提信用减值损失。报告期内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合计304.05亿元,比上年增加92.88亿元,增长43.98%。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达292.59亿元,同比增长44.95%。从侧面说明未来贷款资产质量风险仍未减轻。

从未来指标来看,华夏银行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贷款迁徙率都在增长,进一步说明该行未来资产质量风险仍然不小。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19年年报

对此,该行在年报中称,迁徙率受下迁贷款金额、期初贷款金额和期内减少金额等多种因素影响。报告期内,本集团各类贷款向下迁徙力度加大,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贷款向下迁徙金额 增大。同时,本集团加大清收处置力度,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贷款报告期内金额 大幅减少。上述两项因素导致报告期末本集团上述贷款迁徙率有所上升。

资料来源:国信证券研报

从不良生成率来看,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认为,该行在2019年将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都计入了不良,导致不良生成率大幅上升。不过剔除这一因素之后,该行的不良生成率仍然同比上升了 47bps 至 1.57%,不良生成速度有所加快,资产质量仍有一定压力。

市场的担心很快就成为现实。据该行今年一季报显示,其不良贷款余额为356.12亿元,较年初上升13.75亿元。

加大不良核销力度的同时,其风险抵御能力也在减弱。该行拨备覆盖率自2012年起一路走低。2019年,华夏银行拨备覆盖率仍在下降,2019年同比下降16.67个百分点至141.92%。此前,监管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华夏银行该项指标虽然暂时处于安全区间,但在行业中已经是偏低。

资料来源:华夏银行2020年1季报

此外,2019年,华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3.89%,比上年上升0.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1%,比上年上升1.48个百分点;不过,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25%,比上年下降0.22个百分点。而到了2020年1季度,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88%、11.73%、9.16%,均较2019年末有所下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