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600015.CN)

起底和升控股:转战百傲化学、新大洲 又欲接手亿阳集团

时间:20-05-27 10:54    来源:和讯

和升控股继续扩围资本版图。

随着东北大型民营企业亿阳集团重整计划再生波折,因原重整投资人未能如期完成投资义务,亿阳集团拟变更重整计划。

或将成为亿阳集团新接盘侠的万怡投资由和升控股全资持有,实控人王文锋曾在大连金融机构工作。通过接盘亿阳集团,王文锋介入的上市公司已经增至3家。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资本市场布局方面,和升控股强势入股了百傲化学(603360,股吧)与*ST大洲。和升控股曾一度为百傲化学控股股东之一,但在今年2月放弃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和升控股入股之前,*ST大洲已出现重重危机,而和升控股入股后仍多次增持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今年3月,和升控股称,愿意为上市公司或其指定主体的有关融资提供增信及流动性借款支持。然而,新京报记者获悉,和升控股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仅为116.50万元,实现净利润1.34亿元。

截至2019年年末,和升控股总资产为29.93亿元,总负债为18.92亿元。

亿阳集团重整计划波折 上海华图出局

亿阳集团重整计划再生波折。

亿阳信通(现股票简称“*ST信通”)5月26日公告显示,原重整投资人上海华图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图”)未能如期完成投资义务,经亿阳集团债权人会议决议,2020年5月20日对亿阳集团变更重整草案进行表决,表决结果为:1、财产担保债权组表决通过;2、普通债权组表决未通过;3、出资人组表决通过。

因部分表决组未通过亿阳集团变更重整草案,根据《破产法》第八十七条相关规定,亿阳集团已向哈尔滨中院提出申请,请求哈尔滨中院批准该变更重整草案并终止亿阳集团重整程序。

亿阳信通表示,截至公告日,尚未收到法院的裁定结果。

此前于5月2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亿阳集团变更重整计划。据亿阳集团管理人提交的《变更后的重整计划(万怡投资公司)》,重整投资人变更为大连万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万怡投资”)。

据称,亿阳集团债权人会议主席单位阜新银行召集召开债权人会议,推荐大连万怡 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怡投资”)为新的重整投资人。亿阳集团及其重整 顾问会同万怡投资和管理人共同制定了变更后的重整计划草案。

记者比较了此前上海华图的重整计划与万怡投资的重整计划,区别之一在普通债权“债转股”清偿比例:上海华图计划为约9.14元债权转为1元亿阳集团注册资本,万怡投资计划为约10.34元债权转为1元(暂定)亿阳集团注册资本。

若重整计划顺利实施,万怡投资将成为重整后亿阳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持有亿阳集团51%股权的股东。

上海华图重整计划失败此前已有端倪。今年3月,新京报曾报道亿阳集团原重整投资人上海华图的部分投资资金未如期到账,上海华图背后实控人张恩平及张恩平名下一家名为华致基金的公司去年10月已被法院限制消费。

亿阳信通5月26日公告显示,经确认,截至公告日,亿阳集团管理人已经收到5000万元(保证金),新重整投资人另有9000万元已经存至亿阳集团债权人主席单位阜新银行指定账户,专项用于支付亿阳集团重整计划投资款。

大连民企和升控股浮出水面

至于或将成为亿阳集团新重整投资人的万怡投资,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其成立于2009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

万怡投资由大连和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和升控股”)全资持有。工商信息显示和升控股成立于2007年7月,注册资本15亿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其中王文锋持股90%,袁义祥持股10%,王文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和升控股官网介绍显示,其已发展成为集化工及军工科技板块、金融服务板块、贸易渔业板块、房地产开发资产运营板块、境内澳牛产业板块、海外产业板块六大业务板块的跨行业、跨地区经营的大型企业集团。

和升控股参股公司百傲化学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王文锋出生于1963 年,中国国籍,无海外永久居留权,中共党员,硕士学位;曾任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科员、业务部经理,华夏银行(600015)(600015,股吧)大连市分行处长、部门总经理。

据和升控股参股公司*ST大洲日前披露的财务数据,和升控股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16.50万元,上年同期为184.92万元;实现净利润1.34亿元,此前的2017年与2018年均为亏损且亏损超过1亿元;截至2019年年末,和升控股总资产为29.93亿元,总负债为18.92亿元。

新京报记者发现,和升控股在资本市场颇为活跃。

和升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大连三鑫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三鑫投资”)目前持有百傲化学(603360.SH)29%股份。据和升控股官网介绍,三鑫投资成立于2001年,已成为和升控股集团重要的投资平台。

百傲化学4月下旬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三鑫投资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为4723万元;期末资产总额为7.44亿元,负债总额为1.41亿元。

百傲化学于2017年在沪市主板上市,据介绍是集科、工、贸于一体的中外合资的精细化工企业,是各类工业、民用系列杀菌剂、防腐剂、防霉剂及有机化工中间体的专业制造商。百傲化学目前业绩不错,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72亿元同比增65.08%,归母净利润为3.07亿元同比增111.31%。

三鑫投资与大连通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通运投资”)均为百傲化学发起人,至今年2月共为百傲化学控股股东,王文锋与通运投资实控人刘宪武原为百傲化学共同实际控制人。

百傲化学招股书显示,2014年6月,刘宪武和王文锋曾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书》,为进一步明确刘宪武和王文锋对百傲化学的共同控制地位,保证其行使实际控制权时在公司经营管理和重大决策等方面保持一致。该协议书的有效期至百傲化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日起三十六个月,即2020年2月6日。

在上述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百傲化学2月7日公告显示,三鑫投资及王文锋于2020年2月7日出具了《关于不谋求大连百傲化学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函》,承认通运投资及刘宪武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地位,承诺三鑫投资仅为公司的财务投资人,尊重公司董事会对高级管理人员的安排,三鑫投资及关联方不会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单独或联合谋求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王文锋与刘宪武的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百傲化学的控股股东变更为通运投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刘宪武,通运投资对百傲化学持股比例为29%。

三鑫投资于2月7日披露了减持股份计划,未来12个月内计划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不超过541.33万股,即不超过其持股的10%,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0%。

目前,三鑫投资所持百傲化学股份处于大比例质押中。

百傲化学4月28日的最新公告显示,三鑫投资持有公司股份总数为7578.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00%,三鑫投资累计质押的公司股份数为6665.96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7.96%,占公司总股本的25.51%。

转战新大洲

相较百傲化学,和升控股进入*ST大洲较晚。

*ST大洲2019年7月9日公告显示,和升控股及和升食品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票84.16万股,累计持有 4070.33万股,持股比例达到5.0000%。该持股比例构成对上市公司的举牌。

今年3月14日,*ST大洲发布公告显示,和升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上市公司9119.15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1.20%,合计持股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和升控股方面通过权益变动报告书表示,拟通过此次权益变动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全面推进上市公司的战略性发展,提升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为全体股东带来良好回报。

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和升控股仍继续增持。*ST大洲5月12日公告显示,目前和升控股与和升食品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3.30%的股份。

*ST大洲全称为新大洲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起进入牛肉食品产业,目前主营业务范围为食品产业、煤炭采掘、物流运输等。不过,*ST大洲近年来经营状况不甚理想,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等,公司出现欠税、债务违约导致多起诉讼且金额较大等问题。

此外,*ST大洲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负值,且公司2018年度和2019年度财务报表均被会计师事务出具了非标意见。

在此之际,和升控股强势介入。

3月10日,*ST大洲公告称收到和升控股的《支持函》,和升控股在该函中表示,为支持上市公司牛肉、煤炭为主的业务发展,解决欠税等流动性资金问题,愿意为上市公司或其指定主体的有关融资提供增信及流动性借款支持。

与此同时,就*ST大洲关联方黑龙江恒阳牛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恒阳牛业”)资金占用问题,和升控股拟协调其关联方大连桃源荣盛市场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大连桃源商城商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桃源商城”)40%股权及/或支付部分现金方式置换*ST大洲的全资子公司持有的对关联方恒阳牛业和其他非关联方应收账款5.27亿元。

*ST大洲3月末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披露显示,和升控股“在2019年12月末基于自救原因才决定参与公司股东占款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曾与王文锋共同控股百傲化学的刘宪武及通运投资亦在2019年入股了*ST大洲。

*ST大洲3月12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披露,通运投资自2019年5月6日至2019年7月3日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十余次购入上市公司股票,累计持有上市公司股票3668.24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4.51%。

通运投资买入*ST大洲股票的时期,刘宪武与王文锋尚处于投资百傲化学的一致行动人关系,且和升控股亦在该时期买入了*ST大洲股票。

*ST大洲公告显示,由于和升控股与通运投资缺少对于投资上市公司事项的交流,且和升控股及和升食品前期信息披露在一致行动人界定上存在错误理解,导致信息披露遗漏;主要原因是其对相关法规理解不准确。

*ST大洲同日披露的北京明税律师事务所法律意见书显示,律师认为,截至法律意见书出具之日,和升控股及和升食品与通运投资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孙勇 校对 危卓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