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600015.CN)

史上最大估值分化:低估值银行股屡获增持仍上涨乏力 高估值成长股屡接减持公告依然飘红!

时间:20-07-02 17:0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史上最大估值分化:低估值银行股屡获增持仍上涨乏力;高估值成长股屡接减持公告依然飘红!

6月创业板是市场中的明星。随着注册制改革即将落地,创业板指数也突破了前期高点,部分个股受到市场热捧,连续创出新高。但与此同时,产业资本、机构投资者、董监高的减持也日益增加。

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数据统计显示,6月A股市场一共公告发生了2031笔减持,303笔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发生在6月之前但公告日在6月1日之后的增减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6月之前、而最后增持日期在6月之后的区间增减持行为)。

相对于5月A股市场一共公告发生的1440笔减持,420笔增持,显示出6月市场走高之际,减持大幅增加、增持大幅减少,值得引起投资者重视。

增持:破净的银行股触发被动增持刘益谦补仓长江证券引关注

6月传统行业走势与中小创继续背离,这造成了传统行业公司成为增持主力。尤其是一些次新银行股,在破净潮继续蔓延之下,不得不触发包括增持在内的股价“维稳”措施。

6月17日,长沙银行发布公告称,6月15日至6月16日,该行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以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增持该行股份503.61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0.1472%,增持资金为3944.36万元。同时,长沙银行高管也出手,合计增持该行股票22.61万股,增持金额176.46万元。

6月20日,长沙银行再次发布公告,6月17日至6月19日间,长沙市财政局通过交易所场内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买入496.39万股长沙银行股票。长沙银行副行长伍杰平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该行股份1.77万股,增持资金13.9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轮增持的提出时间要追溯到三个月前。

2月28日,长沙银行发布公告称,因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8.78元每股净资产,启动稳定股价措施。3月12日晚间,长沙银行发布稳定股价方案:基于对本行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长沙银行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增持股份数量不低于1000万股,长沙银行管理层计划增持金额不低于157.47万元。

从公告中可以看出,在提出增持计划之后,长达三个多月时间内长沙银行大股东和董监高并无行动,其增持时间集中在6月中旬。根据公告,本次增持计划实施期间长沙市财政局累计增持股份1000.0009万股,累计增持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0.2923%,累计增持资金7869.87万元。本次增持后长沙市财政局持有长沙银行股份6.76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9.78%;现任董事(不含独立董事及第一大股东提名或推荐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监事长、纪委书记共18人累计增持24.38万股,累计增持金额190.42万元。

不过增持完成后,长沙银行股价依然没有明显的波动。公司一季报每股净资产为10.63元,而其目前二级市场股价不足8元,市净率仅有0.75倍。

成都银行也再次启动了增持计划。6月11日,成都银行发布稳定股价方案称,自2020年5月13日起至6月9日,成都银行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该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触发稳定股价措施。根据《成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后三年内稳定公司股价的预案》的实施顺序,成都银行将采取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措施履行稳定股价义务,由该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该行部分股份。

截至6月9日收盘,在该行领取现金分红和薪酬的现任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计12人,包括董事长王晖、副董事长何维忠等在内将参与本次增持,增持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247.55万元。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统计,公告发布后,成都银行的董监高在6月共计出手12次,目前已经增持约15.59万股。

其他许多上市银行也发布了股价稳定措施或增持进展。南京银行公告称,5月16日至6月15日,南京银行大股东南京紫金投资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紫金信托、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以自有资金累计增持南京银行股份超1亿股,动用资金近8亿元。

6月9日,邮储银行也发布了增持计划的实施进展公告: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6月8日,邮政集团累计增持该行A股7.37多亿股,增持金额达到39.82亿元。

对于银行股、特别是次新银行股而言,大股东、董监高增持是为了履行当初IPO时的承诺,但也反映出目前板块的估值困境。

目前在沪深两家证券交易所上市的36只银行股,尚未跌破净资产的银行股只有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常熟银行、紫金银行4家。市场多次感叹银行股的估值越发低廉,却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的估值日复一日再下一个台阶,甚至老牌银行股华夏银行(600015)的市净率已只有0.45倍。

银行股的估值困境一方面与经济转型换挡中,传统金融行业的热度渐渐被更高成长、更具想象的高科技、新产业取代;另一方面也与多次再融资后,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等关键财务指标不断被摊薄有关。

以长沙银行为例。长沙银行宣布拟增持后长达三个月没有动作,但在本次增持前的6月10日,刚刚宣布了一轮再融资计划,拟非公开发行6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以此计算定增价格应为每股10元左右,远高于目前二级市场价格。而其增持行为的含金量,也可能被市场认为是“大打折扣”。

金融行业的估值困境不止在银行,券商股虽然市场待遇好于银行,但相比2006年~2007年的“高光时刻”,目前也是风光不再。于是,有些持有券商股的大佬,也有行动了,但他们的增持看起来更多像是——补仓。

6月12日晚间,长江证券公告,股东新理益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国华人寿于2017年5月23日~2020年6月11日期间,累计增持7533.46万股长江证券,增持比例1.36%。本次增持后,刘益谦旗下的新理益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8.27%的股份。

2015年4月,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资100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对应每股成本在14元以上。但目前长江证券股价仅有6.33元,刘益谦浮亏以十亿元计算。

减持:高估值个股屡迎减持公告市场短期“用脚投票”

减持方面,一些大市值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减持引起了市场强烈关注。从市场情绪而言,这些减持行为至少短期来看会打击普通投资者的积极性。

6月23日晚间,爱尔眼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爱尔投资连续两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4027.16万股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1%。变动后,爱尔投资仍持有14.62亿股公司股票,继续保持大股东地位。根据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的解释,此次爱尔投资减持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在深圳和武汉两地购置房产,未来由公司医院长期租赁使用,由此大幅度提升医院的就诊容量和等级水平,让医院专注于长期稳定发展。且此次各股票受让方均为全球知名大型资产管理公司。

爱尔眼科在2009年10月创业板开板当天上市,是首批创业板28家俱乐部的元老之一。在同期的金亚科技已经被确认造假而面临退市的今天,爱尔眼科十二年超过30倍的涨幅,牛气十足。不过宣布减持次日,爱尔眼科大跌4.41%,市值蒸发超过80亿元。

中兴通讯也因大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套现受到市场“差评”。6月22日晚,中兴通讯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显示,大股东中兴新于2020年6月22日通过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公司2036.68万股A股,减持后,中兴新合计持有公司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23.40%。这是中兴新继4月初套现18亿元后,短短两个多月时间第二次套现。

6月23日,中兴通讯大跌5.59%,投资者显然对中兴新屡次套现心情不爽。此外,中兴新公司表示,权益变动目的为经营所需,并拟优化资产配置,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的可能。这一表态也加大了普通投资者的不信任态度。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交易所对重要股东减持有不同预披露要求,如对董监高就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非集合竞价取得),应当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由证券交易所予以备案。因此披露减持计划与进入减持期间有时候并不一致。投资者虽然较为习惯上市公司减持预披露公告,但有时候某些股东抛出减持计划,仍然会对市场信心产生重要影响。

6月24日,卓胜微发布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持股5%以上股东IPV CAPITAL、天津浔渡、宁波联利发来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拟减持本公司股份。7月1日,上述3名股东即将迎来可减持区间起始日。而6月18日,上述股东持有的卓胜微首发前股份刚刚解禁。

公告显示,截至目前,IPV持有卓胜微股份850.89万股(占总股本的8.51%),计划在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600万股。天津浔渡持有公司股份583.01万股(占总股本的5.83%),计划在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100万股。宁波联利持有公司股份218.6万股(占总股本的2.19%),计划在3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100万股。IPV的减持原因为基金到期,天津浔渡与宁波联利的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

卓胜微在6月24日创出了每股718元的历史新高,收盘时收于每股712.85元,是当时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第二高价股,三名股东拟减持上限对应市值约为57亿元。而卓胜微在6月30日实施10转8派10元的年度分红方案后,除权后价格为400元出头,退居为两市第四高价股。6月24日在宣布股东将套现后,卓胜微在6月29日股价下跌3.66%,但6月30日除权除息当日,又上涨了6%。目前卓胜微动态市盈率已高达120倍。

估值最低的银行股股东不得不屡次增持,高估值的科技股股东争先套现,根据天风证券策略分析师刘晨明语——这是史上最大的估值分化。但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可能必须记住一件事:估值不是市场表现的唯一衡量,却是极其重要的衡量工具。曾经高估值的银行股也备受市场青睐,而一旦成长性不再,市场给予的估值溢价便会下降,最终回归平均。持续关注上市公司基本面变化,是获取稳健、可持续收益的根本。